各种美男子痴汉//喜欢西皮太多不一一列举//吉原理惠子大爱//病起来无可救药//腐宅中…

冰之矢吹痴汉

月饼的去向

#由手办的去向DRAMA延伸出的脑洞
#全篇对话注意,就当情景剧看吧,可能角色崩坏
#受机码字,格式君极大可能消失

八田:到了青服的据点啊,看守的人很多的样子,干脆强行突破好了!……一定会被十束哥骂的,十束哥生气也很可怕的啊。我先说清楚,我可不是因为想送那个混蛋月饼才到这里来的啊,都是因为十束哥不停说今天是中秋节之类的,要我带给那家伙月饼,我、我只是来拿先前送错的人偶才答应过来的啊!话说回来那家伙到底在哪个地方啊!?
(脚步声)
伏见、八田:啊!
八田(心声):什么啊,这家伙原来在外面吗?
伏见:总觉得看到了白痴在晃荡呢
八田:哈?说谁白痴呢!
伏见: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?
八田:混蛋,又找打吗?
伏见:诶~随时奉...

太爱哈哈哈

##趁着七夕,我也玩个七夕梗好了,无责任脑洞、角色崩坏注意##


利威尔回到调查兵团的时候,总觉得气氛很诡异,所有人都看着他窃窃私语,于是利威尔随手拎了一个人的领子过来,“喂,是有什么问题嘛?给我明说!”

看着利威尔就近放大的黑脸,这位士兵不由心惊胆战,“那、那个兵长,是、是……”

嘭!

伴随着巨大的响声,利威尔手中的人已被撞飞,韩吉打着哈哈道:”哎呀,利威尔你回来了啊,埃尔文在找你呢!“

”埃尔文?“

”对,他在办公室。“

来回看了一眼韩吉跟那个被撞飞的可怜士兵,利威尔转身离开。

韩吉的镜片瞬间泛着白光,”诶嘿嘿,我正缺试验品呢,敢泄露出去,后果自负……“在场的所有团员们不...

利威尔提着一瓶白兰地来看埃尔文的时候,正好看到那个女子也坐在那里,一身深蓝的朴素长裙,确实是个美丽的女人——一瞬间,利威尔的心里泛起了莫名的滋味,这滋味他很熟悉,以前也曾有过。

看到他过来,女子擦擦眼眶里的泪,站起来朝他鞠了一躬,然后错身离开。

“埃尔文,我带酒来了,你常喝的。”

说着,利威尔就将两个杯子摆出,各斟上酒,琥珀色的液体倾入高脚杯里,在明亮的光线下通彻透明,仿佛喝下心底都可以被洗涤。

利威尔掌心轻托酒肚,抿了一口,立刻辛辣感溢满口腔,徐徐咽下又有说不出的甘醇,“埃尔文,我……”利威尔又忽住了口,一时无话。

“……那是个好女人,你喜欢她吧?”忽然惊觉说出这些话真不像自己,因...

© 冰之矢吹痴汉 | Powered by LOFTER